第二卷 少年游 顿开金锁走蛟龙 第二三六章 北极真灵解(上)求月票!

目录:苍穹之上| 作者: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林震古眼中闪过了一丝慌乱,他的确把宋征的话想的简单了,于是不再言语继续沉吟,在心中推算起来。

    宾客们意外:难道此事还有反转不成?宋征不大可能真的于炼造一道上战败林大师吧?

    虽然组合的可能性很多,但林震古的阴神同样强大,一一推演并不吃力,可是渐渐地,他的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。

    赵千和站在师父身边,关切问道:“师尊,可是身体不适?”他有点小心思,师尊看来有些下不来台,自己问一声,他说不舒服,就找个借口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虽然灰溜溜,但面子上不至于那么难看。

    林震古摆摆手没说话,阴神继续推演。整个大殿内的宾客都看出不对劲了,随着时间推移,林震古始终没有说话,他们越来越不安,随后也就有越来越多的人猜测,恐怕林大师这一次真的是输了。

    终于,足足过了半个时辰,林震古抬头望向宋征,神情有些憔悴,充满了意外和震惊:“宋大人……真乃世之奇才。林某人有眼不识泰山,多有怠慢,还请恕罪!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整理了下仪容,郑重抱拳依古礼朝宋征一拜。

    周围一片哗然,虽然早有猜测,但真正看到事实,大家还是不由动容。

    宋征也被吓了一跳,连忙扶住他:“大师折杀宋某了。”

    我是作弊的啊……

    林震古被他扶住了竟然拜不下去,众人当面也不好因此争执,只得起身由衷说道:“宋大人给出的方案,真让林某茅塞顿开,这些组合当中,林某粗粗推算一下就发现至少有四种的效果,远胜于林某现在的选择,高明、实在是高明!”

    宋征笑了笑没有说话,因为林震古还是没有推算完全,根据周天秘灵的答案,有五种。

    不过论起推演,谁能比得过周天秘灵?

    洛知荣一直躲在后面,宋征“一意孤行”让他很是难做,两边他都不想得罪就只好不出面了。到了这会儿,他还觉得如在梦中,怎么好像是宋大人更胜一筹?他这么逆天,为什么还要找林震古帮忙,自己上不就行了?

    知道一部分内情的的洛知荣是最迷惑的,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对与整件事情的震惊。宋大人赢了?是的,宋大人赢了,那么问题来了,宋大人是怎么赢的?

    林震古朝周围一挥手:“诸位……”他正要“谦虚一下”说自己学艺不精,这些作品不敢再拿出来丢人现眼,可是看到大家充满了期待的眼神,临时改变了主意,道:“罢了,大家若是还肯捧。Ш,你替为师主持一下竞买吧。”

    大家就怕林大师受了打击,不肯再出售这些宝物了,那就是宋征的锅。

    林震古也正是想到了这一点,他现在可是设身处地为宋大人着想,千万不能惹得宋大人不快——自己这一生,能否问鼎圣物,就着落在宋大人身上了。

    他对宋征道:“宋大人可否赏光,林某想要进一步请教。”

    宋征目的达到,点了点头:“你带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震古和宋征走入后殿,接下来要商谈的事情都是机密,李三眼等人没有跟上,而是趾高气昂的守在了殿中,不准任何人打扰自己大人。

    这货挺胸抬头,腆着将军肚,一身鲜亮的官服,手按佩刀,一看就是个朝廷的鹰犬。这做派分外不讨人喜欢,可人家是宋大人的鹰犬,大家只好视而不见,不敢怒更不敢言。

    李百户最喜欢这样的感觉:我知道你们看不惯我,可你们拿我没办法,三爷自己是没本事,可三爷跟的人牛逼。

    飘飘欲仙,使人沉醉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后殿中,林震古亲自为宋征斟茶,被宋征按住了,道:“您是前辈,若不是万不得已,晚辈也不会如此扫您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他不说还好,这一说林震古老脸通红:“之前的事情,倒真是叫大人笑话了,唉,这些年林某的确有些膨胀,还好大人及时出现,彻底打醒了我。”

    他又问道:“老朽还没有问过,大人这次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宋征取出大鼎的炼造方案:“大师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林震古从他手中接过那枚玉签仔细观看。周天秘灵给出的炼造方案,是以虚拟的幻影在玉签中展示出来。从炼制材料到炼制手法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因为水井村的矿坑中开采出了大量宝材、灵材,宋征已经凑足了炼造大鼎所需要的各种材料。

    林震古现在对宋征十分重视,宋大人拿出来的东西他当然会认真观看,但最后还是忍不住张大了嘴。他连看了三遍,心中一惊越发肯定自己之前的猜测:宋大人背后有高人啊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大人,这种宝物……是做什么用的?老夫水平有限暂时还看不明白。不过老夫看出来了,这宝物最低级别是灵宝四阶,若是炼师的水准更高吗,甚至可以炼制出灵宝六阶、七阶的宝物。”

    宋征点点头:“大师看的不错。”而后问道:“大师可愿意挑战一下?”

    从某个层面上来说,林震古猜的也不错,宋征背后是“周天秘灵”,想对于他来说,的确是一位“高人”。

    林震古有些犹豫,宋征道:“大师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林震古连忙道:“大人误会了,林某人不是这个意思。林某能不能问一下,大人背后有高人指点,为何还要来找林某炼制这等宝物?”

    宋征沉默了一下,林震古以为他是犹豫是否告诉自己,其实宋征在心里想着,编个什么故事糊弄他。

    “若是不方便说……”

    宋征一摆手:“也不需要瞒着大师,这一位阁下遭人陷害,现在无法亲自出手炼制,所以……别的晚辈也不能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林震古心中一动,猜测着人族七雄在炼制一道上,有限的那几位宗师:到底是谁?

    宋征问道:“大师可愿意帮我?”

    林震古道:“炼制这大鼎倒没什么问题,林某人也不敢奢求什么报答,但求那位宗师阁下可以指点林某一二。”

    宋征很爽快的一点头:“这个来之前,那一位已经许诺,你炼制一口大鼎,他可以以书信回答你三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三个……”林震古脱口而出,然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,再看到宋征连上大有深意的笑容,便不再多言了,躬身道:“大人,这个差事,林某人接了!”

    真正道了他这个层次,有些所谓的瓶颈其实是“一点就透”的。如果没有达到这个程度,也就不要想着什么突破了,再磨磨时间,慢慢积累吧。

    所以三个问题很可能意味着,他会获得三次突破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那一位宗师许诺三次突破机会,至少可以让自己提升到灵宝七阶,也就是说他至少是一位灵宝八阶……他心中颤抖,这是怎样的存在?欧冶公当年也只是灵宝九阶啊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敢再多要求什么了,相比于他炼制这口大鼎,这报酬已经非常丰厚。

    当然如果自己不能抓住机会,一个问题无法突破,那就只能怪自己能力不足、福缘不够。

    宋征暗自擦了一把冷汗:林震古不好糊弄,险些要露馅了。

    好在林震古自己把自己吓住了。

    商谈完毕,宋征取出各种灵材交给他,林震古道:“此宝特殊,林某也无把握一次成功,大人还是先回去,宝成之后,我派人给您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宋征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征手中有一张灵河上神具战舰的炼造图纸,这大鼎部分,就是周天秘灵从中“分离”出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周天秘灵将其中“攻击”的部分取消了,只留下了大鼎的本身。所以就算是林震古也看不出来这东西到底是干什么用的。

    宋征带着人离开神造宫,路上谢过了洛知荣。洛知荣笑言客气,然后试探问道:“大人,我玉虚宗想要从禺州采购一批宝材,大人可否给个合适的价格?”

    宋征心中一动,问道:“你们想要什么?要多少?”

    洛知荣早有准备,取出一枚玉简递过去:“单子都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宋征神念一扫,数量很大,种类驳杂。洛知荣主动解释道:“我派中长老苏长河突破灵宝一阶指日可待。他若成了灵宝水准的大师,宗门便会为他在玉虚山下开设一座‘造设院’,广收门徒,培养炼师。这些材料,除了宗门和门中各家给苏长河的贺礼之外,绝大部分是为了将来招收弟子,给弟子们练手的。”

    宋征又看了一眼这份单子,其中最低级别也是五阶宝材——你们用这样的材料给新弟子练手?世外天门就是有钱,让凡俗中的炼师们知道,恐怕都会深恨自己投胎失败,生的不是地方。

    “而且这些材料中,闪烁着绿光的那一部分,以后每年都要采购同样的数量。”洛知荣笑呵呵的说道:“大人,这可是长期的生意,您掌控着禺州所有的矿脉,总要给个好价钱吧?”www.7kanka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