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服私访篇 第七十九章 假痴不癫迷雾弹

目录:大宋昏君| 作者:吃货小联盟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赵桓一行人终于到达海州,海州上下官员一大早便到了城外迎接。皇帝亲临是个大阵仗,地方怎敢怠慢。况且许多官员也都想一瞻天颜。

    “海州通判长孙正吉,率海州上下官员拜见陛下!拜见娘娘。陛下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“运粮使刘豫!走马承受苏元忠,拜见陛下万岁!娘娘千岁!”

    “御前统制吴革,拜过陛下,见过娘娘,陛下万岁!”

    海州官员与运粮的刘豫部纷纷跪在右侧,吴革的侍卫跪在左侧。两旁百姓夹道欢迎。

    “都起来吧,”赵桓抬起手:“海州知州韩铁心那里去了?”

    刘豫跪在地上涕泪横流:“陛下,昨日深夜,韩大人在大街上遇害,凶手正在缉拿中。”

    赵桓吃了一惊:“什么!韩铁心死了?”

    跪在刘豫和苏元忠身后的仇天霸大怒:“还查什么凶手,定是御前侍卫干的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苏元忠回头呵斥:“陛下在此,哪里有你说话的份!”

    仇天霸跪在身后不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赵桓知道事有蹊跷,堂堂的一个府衙的知州竟然被杀了。这时就算传到京城也必会引起朝野震惊,这在城外人多嘴杂,不是说话的地。

    赵桓冷冷道:“有什么事进城,回府衙再说!”

    海州府衙大堂,赵桓坐在明镜高悬之下。南宫怜儿与曹东升在两侧,令狐云龙抱着长剑在身旁,吴革刘豫等人都站在下首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一回事!”赵桓震怒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众人吓得慌忙跪地。

    刘豫颤声道:“回奏陛下,吴将军一来便与韩大人不对付。为缓和臣子们之间的关系,好早日将赈灾事宜办妥。前日夜晚,本官约了韩大人还有吴革将军一同饮酒。可不曾想期间二人误会并未消解,反而愈演愈烈。吴革将军大怒,掀了桌子拂袖而去。后韩大人带着两名衙役就回去了,不曾想半路上便遭遇毒手。”

    赵桓恨恨的看着吴革,吴革吓得跪在地上不敢说话。赵桓当日叮嘱吴革到了海州万不可轻举妄动,他偏偏不听,结果和韩铁心闹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“且不管韩铁心是如何死的。刘豫,朕问你,你身为一个运粮使,赈灾粮为何迟迟才至?你知不知道救灾如救火,琅琊县已经饿殍遍地,韩铁心扣着赈灾粮不发死有余辜!你身为一个运粮使,你是干什么吃的!”

    刘豫吓得磕头如捣蒜:“陛下饶命,陛下饶命!那赈灾粮途中遇到山贼”

    ‘砰’的一声,赵桓愤怒的一拍桌子:“放屁!山贼?什么山贼有如此大的势力能劫走四万石赈灾粮?你带着多少人!”

    刘豫额头冷汗直冒,浑身抖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说!”赵桓一拍桌子。

    刘豫一个哆嗦:“加上运粮的民工近三万人。”

    赵桓冷冷的道:“三万人,三万人的运粮队。你告诉朕什么样的山贼敢去劫三万人的运粮队?水泊梁山的宋江么?”

    “臣该死!臣该死!”刘豫吓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陛下,”后面一人打断赵桓的话,正是走马承受苏元忠:“陛下,道路难行,又加上在应天府遇到连日大雨,这才延误了粮期。眼下海州知州韩铁心被暗杀,主簿师爷因扰乱灾民秩序被杖毙。海州无人主持大局,刘大人与臣私自接手了海州事物,这几日正在将登记的灾民们逐发放赈灾粮。希望陛下给刘大人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,待得海州赈灾事宜处理完毕在定他的罪不迟。”

    赵桓知道现在还不是动刘豫的时候,只好道:“这粮库的粮食可都清点完毕?”

    刘豫如临大赦,慌忙上前道:“陛下,臣等已经在粮库逐一核对,四万石粮食一石不缺,这事吴将军也在现场。”说着看向吴革。

    吴革也抱拳道;“陛下,刘大人说的没错。臣在粮库看过,确实有四万石赈灾粮放在了粮库。”

    赵桓暗自奇怪,这么说难道刘豫没有贪污粮食,还是他们从别地调来了粮食填补了亏空?

    “求陛下替我家大人做主。 庇钟幸蝗斯蜃排赖角懊嫠档,正是韩铁心的手下仇天霸。

    仇天霸继续道:“陛下,韩大人身为一府知州,竟然在大街上遇刺身亡。此事若是传出去,恐天下震动。小人在韩大人身边发现了这个。”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物件、

    赵桓远远的望去大吃一惊,御前侍卫的腰牌,转头对曹东升道:“呈上来!”

    曹东升走过去将仇天霸手里的物件接过来,正是一枚御前侍卫的腰牌。

    赵桓接过腰牌看了看:“这腰牌乃是御前侍卫所有,吴革,你作何解释?”

    吴革大惊:“陛下,此事绝非御前侍卫所作,定是有人陷害末将手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陷害!”仇天霸两眼通红,若不是赵桓在这早就扑上去了:“你们杀了人还想抵赖。现场不但留下一枚腰牌,韩大人等中的刀伤也和侍卫佩刀吻合。整个海州就没有用这种刀的,不是你们御前侍卫干的还会是谁!”

    赵桓大怒:“吴革!你还有什么话好讲?”

    吴革吓了一跳:“陛下,此事绝非臣手下所为。那日饮酒后,臣就带着属下回到了大营,而且营内也没有侍卫出营的记录。”

    仇天霸再也忍耐不。酒鹄粗缸盼飧:“你还想狡辩,你与我家大人有仇。前夜在明月酒楼掀了桌子,后又怀恨在心。定然又派人回去杀了我家大人,你杀害朝廷命官,求陛下做主!”

    吴革也是个火爆脾气:“放你娘的屁,你一个小小的衙役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曹东升怒声呵斥:“陛下面前岂容放肆!”

    众人不敢再说,吴革与仇天霸互相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吴革。”赵桓冷冷道。

    吴革慌忙躬身: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赵桓一挥手:“来人,将吴革拿下!”

    吴革大吃一惊,就连旁边的南宫怜儿和令狐云龙也吓了一跳。二人齐声道: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赵桓不为所动:“吴革,你身为御前侍卫统领,理应约束部下。既然这韩铁心尸首旁边有你们侍卫的腰牌,那么此案定然与你们有关。将吴革押入大牢,下属侍卫全部关押在大营,没有朕的命令不得放行!”

    狗皇帝一定是疯了,不将刘豫他们一网打。谷唤飧镒チ似鹄。南宫怜儿还想再劝: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赵桓冷着脸:“押下去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解的看着赵桓,赵桓不为所动。两名侍卫将吴革押起来,送到了大牢。

    “刘豫!朕就准你所奏,将海州赈灾事宜交给你处理!“

    刘豫与苏元忠对望一眼,心中均是喜悦不。骸靶槐菹拢 

    ps:本人又开了另一本书,希望大家能够支持,求推荐票。